当前位置:奥门金沙游戏9159-奥门金沙电子游戏 > 生活 > 磐石上的青苔

磐石上的青苔

文章作者:生活 上传时间:2020-01-04

已是黄昏,坐着用竹篙撑着的小船,沿着沱江而下往听涛山行去,两岸吊脚楼倒映在在水中,,而远处青山在暮霭中若隐若现,河岸石阶下,捣衣的苗女唱着山歌,歌声婉转回旋,美妙动听,晚风拂面,这才是心中的凤凰,一切都是这般自然,这般清新,望着眼前这般景致,便会引起许多的遐想,而心中却是涟漪泛起……

对于凤凰,最初的印象是来自沈从文的作品,他虽然15岁离开家乡,一生漂泊在外面,但他全部的作品几乎都和这里的山水有关,故乡的山水使他魂牵梦绕,从而成就了他成为乡土文学大师的美誉,而对于象我这样的游人来说来是为了追寻先生文字中那欢乐与泪水的脉络,追寻他的文学意味而来。

图片 1

“一个士兵不是战死沙场,便是回到故乡”这是黄永玉为他表叔沈从文墓前题写的碑文,听涛山上郁郁葱葱,松涛阵阵,大师长眠于此,没有冢,一块天然的五彩石以石为碑立在那里,“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认识人。”这是镌刻在石头正面的墓志铭,这是先生对自已一生的的感知留给后人评价。

彩石后面是沈从文姨妹张允和的撰写的对联:“不折不从,星斗其文;亦慈亦让,赤子其人”。“从文让人”是先生一生的写照。

墓地边上立了一碑,刻着沈从文夫人张兆和在二人书信集里写的序,默念着深情的文字,感受着字里行间充满的怆人的怀念之情,眼角的微微颤抖知道自已在感动,一声叹息从心底唤起。

图片 2

“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这是沈从文的肺腑之言,张兆和是幸福的,试问谁能做到一生如一日的写着情书,这个痴情的男子身上散发着湘西山水带给他灵秀气息的“乡下人”,带着浸润着一米沱江浓浓情意的文笔,任由自己的痴情在字里行间流淌,写就了这些可以流传万世的经典情书。

“乡下人,过来喝杯甜酒吧”, 那是我读过的最含蓄而意蕴悠远的情书,浓的让人想醉,不舍的放手,即便放下,那情感已化作牵扯不断的缠绵缠绕于你的心。

“有你在,我的手会暖和些”平淡的叙述中,浓浓的深情见于笔头纸端,“萑苇是易折的,磐石是难动的,我的生命等于萑苇,爱你的心希望它能如磐石”。生命来说是易逝的,但留下“三三”与“二哥”的爱情却是亘古缠绕的,就如磐石般坚固,直至长满青苔……。

图片 3(船头看书的女子是翠翠吗?)

听涛山上,涛声长啸,听涛山下,沱水不息,游人们的哀思如同点燃清香的烟雾袅袅远去,人走了,烟散了,花谢了,世上的一切都在变幻着,在时光朝来夕去的轮回中,唯有作家与他的读者不会改变,就如凤凰涅槃般重生,生生不息。

“我感情流动而不凝固,一派清波给予我的影响实在不小,我幼小较美丽的生活,大部分都同水不能分离……”清清的沱水长伴着回家的游子,而他孤寂的身影在却与这身后的青山,眼前的绿水溶为一体。

凤凰有幸,沱水有幸。

图片 4

图片 5

本文由奥门金沙游戏9159-奥门金沙电子游戏发布于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磐石上的青苔

关键词: